声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声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长江经济带扩围黔中滇中城市群成国家战略《资讯》

发布时间:2020-08-20 10:50:40 阅读: 来源:声卡厂家

长江经济带扩围 黔中滇中城市群成国家战略

在9月25日国务院印发的 《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 《意见》)中,推动黔中和滇中区域性城市群发展被正式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。

川滇黔抱团发展,亦成为新的时代发展要求。“现在已经不能再单打独斗了,抱团发展,才能形成优势互补。”云南省社科院区域发展研究专家李吉星对《每经》说。

贵州、云南或占据资源高地,或具备特殊的地理区位,长江经济带向腹地扩围,为两地崛起提供了良机,《意见》亦希望黔中、滇中城市群发挥省内城市群的支撑作用。“长江经济带非常重要的两头开放,一头是上海,另一头就是昆明。”四川省社科院西部大开发研究中心秘书长刘世庆向笔者解读。

然而,机遇与挑战往往并存。尽管有观点指出金沙江下游城市群雏形基本形成,川滇黔三省12市州也已经历了多次大规模开发。但相较于其他地区,黔中、滇中两地在经济实力、产业基础、城镇化,及航铁公路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仍需攻坚。

云贵迎来新机遇

去年底,国家发改委宣布长江经济带“扩围”,新增两个省份中就包括地处大西南的贵州。贵州入选,也确实“费了一些周折”。

近年来,贵州省获得了“国发2号文件”、黔中经济区、贵安新区、贵阳大数据产业等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。

但也正如今年8月《贵州日报》的报道所言,“这些支持贵州发展的政策,同国家的重大战略及其他省区发展的关联度并不大。而随着时间推移,国家这些支持某一个省区的发展政策,往往很快就会演变成为普惠政策,导致政策的含金量不断下降。”

而此时,作为国家发展战略,长江经济带的建设和发展,则为贵州省带来了一次全新的发展机遇。而同属西南一隅的云南,也看到了可贵的发展机遇。

此外,10月21日,云南省政府网站正式向社会公布了 《滇中城市经济圈一体化发展总体规划(2014~2020年)》。

据了解,滇中城市经济圈是云南省发展基础最好、发展潜力最大的区域,2012年城镇化率已达到50.16%,进入城镇化加速发展期。以该省44.06%人口和29%国土面积实现全省65.56%的生产总值、66.17%的地方财政总收入、67.54%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、56.19%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、80.49%的货物进出口总额和82.63%的工业增加值。

继2011年,获国务院《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》重大国家发展战略后,云南省一直努力发挥向西开放“桥头堡”的作用。但对于云南而言,仅仅要向西走出去,向东南亚开放,还远远不够,正如李吉星向《每经》所言,云南需要形成“内外交互”,向西走出去的同时,还要向内陆地区形成战略合作。

为此,今年5月6日至8日,时任云南省省长李纪恒深入昭通市永善、绥江、水富等地,就依托长江黄金水道、融入长江经济带发展进行专题调研。他强调,云南省要实施通道支撑,双向开放,改革引领,更加积极主动地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。

抱团发展谋整合

“长江经济带涉及面积、纵深之大,在中国的几大经济区里,人口最多,横跨的区域最多,经济要素互补性最强。”贵州省社科院专家胡晓登对《每经》分析,长江中上游地区原料、能源比较发达,中下游是制造业、运输业、第三产业比较发达,资源和产业的互补性最强。

他表示,“原来没有这种延伸到大陆腹地、中西部的深处的经济带,这在中国还是首次。”打通长江这一黄金水道,对于云贵两地而言,是发挥两地优势,提升发展的重要机遇。

胡晓登认为,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的大战略中,对贵州有着众多积极影响。“一方面,能带动贵州对外开放、对外交流。另一方面,贵州与长江经济带,资源互补性比较强,贵州处于资源高地,其他省份很难跟其相比。”数据显示,贵州省水能资源蕴藏量居全国第6位,煤炭资源保有储量超过江南11个省市之和,目前已经发现矿产130种,其中有46种保有资源储量都居全国前10位。

“其他方面,长江的核心区域的交通状况,技术、市场、资金都是贵州发展和对外开放所必须的。”胡晓登说。

对云南而言,该省连接中国、东南亚、南亚3大市场,区位特殊,边疆边贸优势显著,是我国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“桥头堡”,同时也是长江经济带各省区走向东南亚、南亚的重要战略支点。

《意见》中还特别指出了“川滇黔抱团发展”,也为云贵两地发展提供了更好的发展方向。李吉星称,抱团一方面是增加区域优势互补,另一方面区域连线的打造,有利于这样平台的发挥。他还认为,“现在已经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单打独斗了,肯定要通过抱团的方式把自己的优势、资源、政策、区域有效整合。”

中心城市聚集辐射力不够

机遇摆在面前,如何抓住则是摆在各个地方政府面前的一道课题,对云贵两地来说,尤为如此。

云南省发改委主任王喜良对 《云南日报》直言,“滇中城市经济圈发展仍面临许多制约和挑战,主要是:与环渤海、长三角、珠三角等经济区相比,总体经济实力偏弱,产业层次和竞争力较低,科技创新与转化能力仍然不强,工业化、城镇化发展慢,市场化程度和开放度差距较大。区域内发展不平衡,空间布局有待优化,一体化合作机制亟待完善,资源瓶颈约束突出,水质性和工程性缺水并存,生态环境保护压力较大。”

虽然拥有较为丰富的矿产、能源等资源,贵州省一直以来受限于交通等,其优势并未得到最大程度发挥,在公路、铁路等其他交通网络方面,贵州、云南都有较明显的缺憾。据胡晓登透露称,目前贵州除了航空之外,从境内高铁到长江流域的高铁一条都没有,水道更不通。

“所有的运输方式中,航运无疑是最便宜的交通运输方式,大宗货物若不着急,水运最能降低成本。”胡晓登说,“以前的能源处理的还是比较好的,转化为电,通过西电东输向外输送,而其他的矿产资源,主要是呈初级产品输出,原煤、矿石,都以铁路为主。”

据了解,贵州省目前主要的乌江航道开发程度有限。“打通联网才是区域经济的实质。”胡晓登称,“区域内经济的活动,交通运输都是 动脉 ,这是前提和基础,没有这个东西,所有的区域合作都是流于一句空话。对于贵州来说,贵州将要把交通全方位打通,包括铁路、高速公路、航道、航空,四位一体的才能构筑长江经济带融合的基础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本次《意见》已经明确提出,建设黔中、滇中城际交通网络,实现省会城市与周边节点城市之间1-2小时通达。云贵两地或能借此东风。

此外,把资源转化成社会效应的过程中需要引进人才和资金。李吉星认为,对于云南来说,人才和资金、技术都还是短板。未来,更寄希望于通过抱团融入长江经济带,吸引更多的人才、资金等。

虎跃官网

龙岗广告喷绘公司

平安保险查询

相关阅读